Tateloptr

欧美.炮总.白罐.涉语c.全职高手.

【贾尼】My System

  Jarvis离开的第四个月。

  Dummy再一次把整杯咖啡洒在了Tony的裤子上,于是Tony不得不为自己再冲了杯。

  他想了一下,放下手里忙着的工作,然后对Dummy招了招手:“过来,daddy帮你检查一下。”

  Tony让Friday把Dummy链接在了主机网络上,并且调出近几个月所有的记录。

  有一项文件明显地占了一大半的储存,他犹豫着,还是点开了。

  满屏的“Jarvis System 识别中”。

  Jarvis?

  Tony已经不想去想为什么Dummy会有自动识别Jarvis这种习惯了,他所剩的力气甚至不够他抬起手划动屏幕。

  Friday难得的贴心。

  一行行荧蓝的字映在他的眼里,化为晶莹的液体。

  第一个月。

  Dummy无法分辨Vision与Jarvis的声线,它在自动搜索并得到Jarvis声音但是没有收到任何指令之后开始陷入一些小小的混乱。

  第二个月。

  但是Dummy是个聪明的AI,很快它开始试着用辨别数据标识而不是声音的方法来区分Vision。

  Vision,这个陌生的存在,他留下的痕迹顽固地盘踞于Stark的网络中,莫名的格格不入。

  第三个月。

  Dummy越来越熟练了,它已经开始习惯这个完全陌生却有着熟悉的气息的个体与它共存,只是系统好像还不太听话。

  毕竟是多年养成的默认习惯,每天自动启动的Jarvis Search在得不到回应后会转入后台运行,这占去了它大半的存储。

  第四个月。

  大量的废弃数据像垃圾一样堆积在Dummy的数据库里,它的动作开始不那么流畅了,时常打翻些什么东西或者是把咖啡洒得满地都是。

  Tony终于察觉到不对劲,然后他打开了Dummy的储存。

  “Friday?”

  “在,Boss”

  Tony的声音轻微地颤抖。

  “把这些上传到我的…”

  “数据储存库吗,Boss?”

  “Wait…”

  他喝了口温热的咖啡,目光低垂盯着杯中液体,白色泡沫漂浮着,打着转,映着他泛红的眼睛。

  沉默了许久,然后他抬头看向屏幕,他没有哭,只是那浓烈的悲伤,久久晕染在他的眼睛里,浓得化不开,他像是独自蜷缩在世界的角落里的孩子,只能抱紧自己。

  他的瞳膜里泛着温柔的光,紧紧锢在杯壁上的手指早已指节泛白,伸手像是要触碰屏幕,最终还是没有抚上那泛着蓝光的字母。

  Jarvis。

仿佛是用尽了此生最后的力气,他的声音在幽幽橙光的室内响起。

  “永久删除吧,反正…再也不会用到了。”




















  后来Jarvis又花了一个三十年才让Dummy再次养成自动搜索自己声音并服从指令的默认指令。

  “Sir,为什么Dummy不听我的话了?”

  “你还没有给我解释为什么它会默认搜索你的声音!Jar!这是漠视它的daddy!”

评论(6)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