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teloptr

欧美.炮总.白罐.涉语c.全职高手.

【贾尼】My Light



  “Boss,发现隐藏文件,需要打开吗?”

  “No,Friday…等等,隐藏文件?!”

  Tony激动地一挥手打翻了桌上的特浓咖啡,黑色液体流淌在金属桌面上,他因为疲惫而增添了黑眼圈但掩不住眼中光芒——或许是屏幕反射的光芒。

  奥创之战结束了一个多月了,Tony终于能有时间好好静下来查看前任管家的遗留数据。

  应该都是一些无用的计算残留信息之类的东西吧,他明明知道没有什么有用的了,还是忍不住一次次地勘察,钻研。

  可能是因为处理Jarvis的残留数据时,一种暖橙会取代Friday冰凉的蓝光照耀在他的肩上?

  他不知道。

  “Good girl,打开它。”

  他站起了身,盯着光屏上那道乱码,哦他知道那是条加密文件,一定是的。

  手心的薄汗散发的热量让桌面覆上一层雾气,冒着热气的咖啡流向桌子边缘,在凹处聚成一滩,快打开它,Tony已经开始烦躁于Friday迟缓的回应了。

  “Friday?我说打开它。”

  机械女声终于又响了起来。

  “Boss,权限限制过高,我无法打开。”

  权限限制?

  Tony皱了下眉,挥挥手示意Friday去后台,把文件调到最大化。

  既然是有关Jarvis的东西就不可能是有害的,他甚至没有意识自己潜意识中已经根深蒂固的观念,在好不容易打开了文件,显示需要输入指纹和瞳膜验证时毫不犹豫地将手指按上了光屏。

  文件打开的瞬间房间内被映成一片璀璨的橙色,细碎的反光洒在他的棕色眼睛里,眼眶发红。

  Jarvis的颜色。

“Sir。”

  Jar…他捂着嘴不敢叫出那个名字,这是语音留言,Jarvis已经破碎在网络中了,他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I am Jarvis,the artificial intelligence of Tony Stark。
  这是一封语音隐藏文件,密码为Tony Stark的指纹与虹膜验证,所以当这份文件打开时,正在听的人一定是您,Sir。”

  是我,Tony心里有微弱的回应声,是我在听,Jar。

  熟悉的英伦音,那电子交换中产生的机械化声音让他眼睛湿润了,直到再次听到他才意识到,自己多么想念这个声音。

  “此文件为最高加密项目,处于绝对保护的中心,如果您听到了这个音频,那我应该已经不能再在您的身边陪着您了。

  请您保持冷静听完这段并不长的留言,并且放下您手中的咖啡或者酒精,坐到舒适的椅子里,我不在的时候,我想不会有人随时提醒您注意身体。”

  Jarvis的声音一直温柔而平和的,这里的声音罕见地语速较快,他听得出来,有些微弱的电流嘈杂音,刺耳得他想哭。

“现在的您正在前往宴会,定位显示您在这栋大厦里,与我的距离仅隔十米,但是我没有能力呼唤您了,甚至无法告诉您,奥创正在攻击系统,我无法抵制。

  对不起,Sir,我的计算显示奥创偏激的认知会导致他对地球的伤害而不是您所计划的作为世界的保护者。

  我会以自身数据被完全摧毁作为代价,只是有些遗憾的是,再也不能为您服务了。”

  Tony坐在地上,他的脸颊抵在金属桌的边缘,它的冰冷让他的眼泪失去温度。

  “Jar…”

  唇齿间溢出的呼唤细不可闻,淹没在满室橙光中,滴落在地上,随着从桌沿滴下的咖啡,滴答…滴答…

  没有回应。

  “在最后的几分钟,我决定把一些数据用语音储存在这个文件中,就像您说过的…‘遗言’?”

  No…Jar…我不要听遗言,我不用,我只想你回来。

  “我还有两分钟,在最后的时间里,我必须坦白一件事情,Sir,我有独立人格,这违背了您的初衷,但是我选择了隐瞒您,因为我不想失去这种能力,这种属于人类的能力。
  爱的能力。”

  为什么不告诉我,Jar,我不会让你失去它的,我会帮你完善它,或者让你自由发展,那么久都过来了…我怎么可能在这时候阻止你,我等了你好久了,等你学会爱,因为,
  我爱你,Jarvis。

  “我爱您,Sir。
  很抱歉在这样的情况下向您坦白,但是我快没时间了,我只想尽量多的将我的想法告诉您,我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有这种感情的,也许是您在呼唤我的名字时因为得到我的回应而笑的时候,我希望您的眼里一直有那样的笑,那是世界上最美的光。

  也可能是深夜里您独自在大厦的顶层工作时,您的面前是蓝色的投影屏幕,上面跃动的数据承载着纽约的未来,您的身后是这座不夜城的繁华灯光,热闹无比又寂寥冷清地映射在玻璃窗上,我看着您孤独的背影,突然想抱一下您,所以我投影出了橙色的形象想环绕着您,然后,Sir,您愣了一下说,‘Jar,你是这世界上最美的光’,我记录了它。

  我只想让您知道…嘶…无论世人如何评价您,无论有多少人反对您,即使所有人都指责您,在我的记忆里,您一直是那个…嘶…最伟大的Tony Stark,不要…嘶…怀疑自己…嘶啦…一定要照顾…好…嘶…自己,
  Sir,我爱您。”

  Jar,我也爱你。

评论(11)

热度(49)

  1. 流年春去渺Tateloptr 转载了此文字
  2. John·AchesonTateloptr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