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teloptr

欧美.炮总.白罐.涉语c.全职高手.

【贾尼】My Sugar




  “Jar!”棕发男人突然想到什么,回头叫人的名字,嘴角有掩盖不住的笑容:“别忙了,我有很重要很重要的事要和你商量!”

  “怎么了,Sir?”Jarvis从厨房里走出来,顺手解下围裙,手上还端着盘未做完的小蛋挞,小颗的草莓粒与芒果粒相间点缀在柔软香甜的蛋挞芯上,他微微弯腰好让Tony够得到盘子。

  Tony满意地往嘴里塞了一个他家管家特制的低糖脱脂蛋挞,拍了拍手上的酥屑,摆出一脸严肃的样子:“Jar!我们去游乐园好不好!”

  看来也没有能拒绝的可能,不是吗,金发管家微笑着,很自然地为男人擦去嘴角余屑,淡蓝的眼里盛满了宠溺:“As your wish,Sir。”

  最终Tony还是在Jarvis的坚持下放弃了打开车库的想法,而且戴上了墨镜和帽子。

  “除非您想在游乐园门口就被媒体包围,Sir,我建议您还是以简单为主选择衣服搭配。”

  就算再朴实无华我也是Tony·Stark,这是衣服掩盖不了的!Tony一边愤愤然地想着一边咬下一大口棉花糖,他牵着Jarvis微凉的手,因为天色已晚,游乐场里没有太多人,他们也没有引来过多的目光,即使偶然有专注的眼神在Tony的脸上打量瞪回去了。

  Tony环顾四周想找什么,右手还无意识地玩弄着掌里冰凉而修长的手指,触碰到那枚金属的环形物时不由得微微一笑,连棉花糖都更甜了几分。

Hey! 摩天轮!

  他终于在夜空中找到了想要的,指着高高的建筑像孩子一样开心:“Jar!我要坐那个!”

  “好的,您想玩什么都可以,Sir。”Jarvis依然是浅浅的笑容,只是反牵住了他的手,掌心相抵传来令人安心的温度。

  Tony在跳上去时差点没站稳,多亏Jarvis在他腰上扶了一把。进了之后Jarvis还是有些不放心,坚持让Tony与自己坐在同一边,Tony自然也不会拒绝,得寸进尺地窝进男人怀里,坐在了抬头刚好能吻到他下巴的距离。

  摩天轮在一点点上升,缓慢而坚定,像天边的星星一样。细碎的光斜射进来,洒在他浅金的发上,溅起来,坠落在Tony的眼,如碎钻般地熠熠生辉,浸没在浓郁的巧克力里,甜美地让Jarvis忍不住凑上去印下一吻。

  “Jar,你知道吗,我一直都很想坐一次摩天轮,我想知道,当它走到最高处的时候,风景会不会不太一样呢?

  可是他们都没时间,Edwin是父亲走到哪儿他跟到哪儿,没时间陪我,而父亲…我那时还不知道他每天都在忙些什么,反正是少则几天长则大半个月见不到人影,更不要说陪我慢慢坐摩天轮了。

  还好我有了你,Jar,我很庆幸,也很高兴,以后的日子都有你的陪伴了,无论发生了什么事,无论别人怎样看待我,我都有你在,这就足够了。

  听说在摩天轮到达顶端的那一刻接吻,两个人就能永远在一起了,想试试吗,Jar,give me a kiss.”

  Jarvis顺从地低下头,他的气息清冷,有着金属的味道,在接吻前,人工智能停了几秒,他想起有什么没说。

  “For you,Sir,always.”












为队三攒糖,甜吗?















  Tony醒了,他坐了起来,习惯性的呼唤,空无一人,他想起刚刚的梦,想着想着,就笑了,然后,又哭了。

  你不是说过“Always”的吗?

  可是现在的你在哪儿呢?

评论(3)

热度(23)

  1. 维爱炮儿Tateloptr 转载了此文字
    不提最后我们还是好盆友!T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