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teloptr

欧美.炮总.白罐.涉语c.全职高手.

【贾尼】 My Birthday

  ——他一直是一个孤独的人,他唯一的陪伴是自己一个个字母码出来的造物。

  Tony Stark本可以赚着军火带来的巨大利润,过着他过去曾喜爱的那种生活。每晚的party上,酒液在杯中晕开来,身材姣好的模特调笑着穿梭于人群之中,让灯光把纽约上空照得更加透彻。而他,就是人群的中心,他挥手时会引来一片欢呼,媒体乐于花大量的笔墨描写他又与哪个封面女郎共渡了一晚,用他的脸把整个娱乐版面塞得满满当当。

  他曾喜欢这样的生活,直到他被绑架到沙漠里。

  有的人愿意为了他而死,有更多人因为他而死。
  短短几个月他懂了愧疚懂了付出懂了成长,从此他开始为了别人的生存而尽自己力所能及。

  而Jarvis一直陪着他的Sir。
  直到他为了他的Sir不复存在。

  Tony又经历了好多事,多到让他开始怀念过去,他不是怀念那些闪耀的灯光和花天酒地的日子,如果有机会,他仍会选择为帮助别人而放弃那种生活的,因为他就是这样一个人啊,温柔而坚强。

 
  只是突然有点想念那个说着“Happy Birthday Sir”的温柔声音罢了。















被列表逼出来的五分钟产物随手写写别打我x
MCU的Tony Stark生日快乐!

【贾尼】My Knight


◁架空设定▷◁  ▷◁ooc预警▷




Chapter Ⅰ

(不知道会写多少Chapterx有人看就写吧)

  传说中的Sleepy Hollow,一个阴暗、幽深、诡异的地方,浓雾常年笼罩着它,玉米地里的稻草人在凛冽的冬风中挺立着,几家现在已苟延残喘但仍不减涵养与高贵气质的贵族的后代还生活在这里,偶尔有些年轻人到这里旅行,或者是探索。

  他们为了The Horseman而来。

  据说他住在那片围绕在这个深谷周围的树林的深处,在最高的橄榄树的中心,那颗枝叶繁茂的橄榄树有着烧焦的皮肤和狰狞的裂痕但顽固而挺拔。

  春天,当小溪解冻时,他会骑着他那匹漂亮的黑马出现,但他不会让人看到他的样子,只有溪边的蹄印证明了他的存在。夏天,繁茂的森林很好地遮盖了他的踪影,当秋天到来时,他会往森林边缘走近一些,有时人们可以在清晨的玉米地里发现来自丛林深处的枫叶。待纷纷大雪覆盖了常青树的枝丫,不少人可以在进林寻找野果与柴火时瞥见他掠过的影子。

但他可不是你想象中的那种温柔的隐居者或者骑士什么的,要是那样他就不会那么有名了。The Horseman的名声建立在他那被人们口耳相传了半个世纪的血腥历史上,让当地人对这片森林充满敬畏之心,也让那些乐于冒险的年轻人乐此不疲地来寻找历史真相。

  据说The Horseman曾在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走入了村庄的大门——就是去年的事儿——他挥剑砍下了一家刚搬来不久的人的头颅,连他们那刚会走路的小儿子也没能幸免,又或者是当城里派来的人贸然进入深林侦查的时候,他骑着他那漂亮的黑马从警官背后跃过,把警官吓得魂不附体躺了好几天才缓过来。大家都说The Horseman是在复仇,他不杀无辜,即使警官闯入了他的领地也只是被给予警告,这给了那些心存敬畏之心的年轻人一些勇气…

  “所以我们为什么要来这个地方,Edwin?”少年打断管家耐心的讲解,他不耐烦地揉了揉太阳穴,随手扒拉了下自己的棕发:“听起来像这里住了个杀人狂魔,还是被像神一样敬畏着的那种,橄榄树?他是雅典娜吗?”

  “因为Mr Stark,你的父亲,Tony,”Edwin叹了口气,要不是Howard太过一意孤行,坚持要继续寻找Captian America,也不至于和军方引起争执,他们也就不用暂时在隐蔽的地方住了:“我们如果还住在纽约,会有可能成为军方用来牵制住Mr Stark的人质。”

  “Okey——Edwin你都说了好多次了,我知道这其中的利弊,好吗,我已经17岁了,我只是…不太习惯。”

  Edwin微笑了下:“我们住两三个月就回去了,而且Mr Stark下个月也会过来,你很快就能见到他了。”他当然猜得到Tony不想说出来的是什么:“他一定能安全地全身而退的,你不用太担心。”

  “我才没担心他…”少年的声音回荡在墓地间阴沉的小路上,马车缓缓驶入大道…

  丛林中一个骑着马的人影若隐若现,他面对着Tony的方向,伫立许久,转身而去消失在丛林深处。

  “Welcome to The Sleepy Hollow,Sir。”






Jarvis还没有很正式地上线XD
Edwin不是贾尼的Jar啊是贾霍的Jar啊
霍爹会出来的…吧。
有人猜出来是什么梗吗?

废柴的鱼粥。:

老贾:
Sir您不能再吃这个甜甜圈了您已经快要塞不进MK46了;
Ultron放下你的小刀那是我让你捅你自己玩的以及我是不会还你游戏机的你看你的眼睛已经成红色了;
Vision你把你做的那盘东西给Wanda小姐吃的话Wanda小姐会死的;
Dummy放下那个灭火器更不要把它对着sir;
Friday快去处理Pepper小姐发来的文件不要在这里看热闹不然我把你扔到西伯利亚去说我帅也没用;
......
Peter先生请问您能安静一会儿吗大家都听不见我说话了。
#自从sir从又捡来一个孩子后家里变得更吵了##今天的管家先生也很芯累##今天的眉毛也掉了很多呢#

小蜘蛛真的好可爱(๑´ㅂ`๑)
立志要产很多很多小甜饼啦!(๑´ㅂ`๑)

【贾尼】My…color?




许久不见的My系列(bushi
应该是甜吧x现在贾尼都是甜诶

以下正文XD






  不同的颜色有不同的波长反射,众所周知,颜色会影响人的心情…

  Tony暂停了浏览,习惯性地叫了声“Jarvis”,金橙色的光球便显现了出来。三道交错的外弧是温暖的浅橙,内弧上泛着浅金的光,核心像太阳一样璀璨地闪耀但并不刺眼,更像是夜里的Canopus*,美好得让人想要落泪。

  Tony眼里盛满了欣赏与骄傲地打量着这个漂亮的造物,这是我的Jarvis,他这样想着,“Sir,怎么了?”Jarvis的声音透着疑惑。

  “嗯哼…Jar,我问你一个问题,”Tony嘴角泛笑,揉了揉自己的鼻子:“你知道为什么我把你设成橙色吗?”

  人工智能好像是被这个问题问住了,他有那么几秒没有回答,似乎是想了很久才犹犹豫豫地组织着词汇:“I…I don't know,Sir…”

  “没关系的宝贝儿,自己去查一下,我看看…‘颜色对人的情绪的影响*’,认真读,我等你回来。”Tony早就知道他的AI管家答不上来,带着愉悦的心情任他去网络中探索纠结了。

  用不了几分钟Jarvis就回来了——橙色又闪耀了起来。

  “我得到了以下结论,Sir,橙色是暖色系中最接近黄色的颜色,它富有活力,可以在发冷的蓝光在呈现出太阳一般的光辉…

  可以让内心寂寞、孤独的人感到温暖、安心。

  这是您选择橙色的原因吗,Sir?

  因为它能给予您安全感?”

  “oh…my Jar,你真是太认真了,重点也挑的不错,但是关于你的理解…

  Nope,Jar,我为你,选择橙色,不是因为橙色能给我安全感,

  是因为你能给我家的温暖。”




*❶Canopus:第二亮星,参见百度词条“星等”。

*❷:参见百度词条“颜色对人的情绪的影响”。



最后啰嗦一句,好想把这个画成小短漫啊但是在尝试了大半天之后放弃了x有生之年一定要找个画手当cp

【贾尼】不知道起什么名字。

部分剧透,慎入

甜的。




  OK,现在让我理一下情况,先从Captain说起,他陪着Winter Soldier跑去那个国王那了,他的手下们还关在监狱里享受着24小时无间断监控的好待遇,Agent Romanoff不知所踪,睡衣宝宝回去继续他的高中学业了,Rhodey…听说他在军方保护下能恢复得更好,希望如此吧,让我看看现在我还有谁,哦…Vision,如果可以,他随时都想去找那个小女巫,看,我活得多好。

  Tony躺在自己的床上,他关闭了Friday,于是再也没有人来打扰他。

  渴,这是他现在唯一的感受,已经很久没有进食使胃一阵痉挛,带来绞动般的剧痛,他现在只想喝水。

  他扶着墙站了起来,胸前的蓝光微弱地闪烁了一下,上面一道深深的裂痕,边缘破碎,像弹片一样徘徊在他的心脏周围,寻找着机会扎入。

  Tony眼前发黑,摸索着开了门走进走廊,脚步有些踉跄,但是并不影响他的行动,他沿着楼梯一路走下来。

  靠近顶楼的大厅内,会议室的门还开着,看到最角落里的那个黑椅子了吗,那是开会时他的位置。

  显示屏都开着,发着蓝光,他伸手,小心翼翼地碰了一下,指尖冰凉。他恍惚能记起,似乎是一年前的party上,这里人声鼎沸,他一手端着酒杯,一手点着屏幕调出投影开玩笑地为Thor和Captian讲解原子物理学然后看着他们复杂的表情愉悦地大笑的样子,然后呢,然后发生了什么?

  破碎的橙光苟延残喘地闪烁,那是什么,发生了什么,Tony的头又剧烈地痛起来,他不愿也不能去回想。

  这是…咖啡的味道?

  他甩了甩头,沉沉昏昏地继续走,转过这幕玻璃墙就是厨房了,黑色的背影?

  那个人转过了身,Tony条件反射性地按向手腕,该死的…我的盔甲呢?

  “Mr Stark?”

  “oh,hey,Vision,你…还在这儿?”Tony松了口气,低头使劲揉了揉自己发痛的眼睛:“我不是有意打扰你的,只是…咳,能给我一杯咖啡吗?”

  Vision浅蓝的眼睛深深地看着他,最终只是点了点头,给他倒了杯温热的黑色液体,Tony本想开口道谢,但是嗓子疼得说不出话,他只能给了他一个感激的眼神。

  仰头一口喝下,Tony扬起一个虚弱的笑容:“好了,我现在要去考虑怎么处理那个被毁得乱七八糟的机场了,你可以出去走走…”

  他顿了下:“至于回不回来,你随意吧,反正我一个人也行。

  我可是Iron Man。”



















  他对面的人摇了摇头:“Sir,您该休息了。”

  “好了,Vision,这是你第二十七次这样安慰我了。
  你要第二十七说‘抱歉Mr Stark我不是Jarvis但是我想安慰您’吗?”

  “很抱歉对您说了二十六次谎,Sir,我回来了,我会保护您,您可以好好休息了。”

【贾尼】My Stranger




      ◁AU▷◁     ▷◁ooc预警▷  



  Tony是个国际著名的演员,像很多好莱坞里永垂不朽的明星一样,他有很多很棒的作品,当然,他也有一段不愿回首的往事。

  只是Google上没有的资料是,他有一个男朋友,或者可以说,有过一个男朋友。

  那是Tony除了毒品以外,另一段不愿去想以至于早已淡化在岁月里的回忆,太过美好又太过残酷,不真实得像他接过的最好的剧本里的情节。

  只是偶尔在酒精过度的作用下,他可以隐约看到记忆里那抹浅金,他伸出手想要触碰,但最终只是徒劳,无论他怎么努力,他想不起他的生日,他的职业,他是否有家人,他甚至无法回忆起他的名字,想不起他们为何相遇又为何相离。

  只有盘踞在记忆深处的晨曦下他弯腰为他披上外套低声轻语“Sir,请注意身体”的一幕和一个模糊的背影。

  你看,你多残忍,把我一个人丢在应该被尘封的记忆里,无法自拔。

  人总是会成长的,自从与漫威合作之后,Tony已经很少有时间可以把自己灌醉去怀念那个身影了。他几乎每天都要赶片场,补拍镜头,出席大大小小的宴会。

  你看,我还是可以爬出来的,只要没时间想你就好了。

  “我有一个重大的消息要宣布!”导演的声音拉回他的思绪:“我们的好演员Tony Stark,将继续出演《复仇者联盟2》!”几乎所有人都开始鼓掌,举杯向他致意,Tony笑着与身边的导演碰杯,很好地掩盖了微红的眼眶。

  他知道自己喝多了,有些头晕,让助理去和导演请个几分钟的假,带回了正忙着的导演的话,“等等和他的新AI的演员见个面就去好好休息吧,那是个新人,让他耐心点”。

  他点点头就进了电梯,一路来到顶层,流光溢彩下豪华的泳池此时空无一人,夜风吹过,他打了个寒战。

  新的AI吗?
 
  Tony想到现在的Friday,她没有配音演员,只是人工合成的声音,因为没有人能驾驭那样的机械音。哦…在他的记忆里有个声音是很好听的,但是他想不起来了,是谁呢?

  身后传来脚步声,是那个演员吧,他倒想听听这个新人的声音。

  “Hey,你可是我的管家,对吧,带衣服了吗,这上面有点冷。”

  那个人在他身后停住了,一件西装外套披在了他的肩上,动作温柔,甚至细心地为他扶正了领结,然后他走到了他的前面,微笑着开口。

  久违的声音,控制不住的泪水模糊了他的视线和那道淡金的光。

  “Sir,请注意身体。”




本来想虐的不知道为什么写成了甜XD
还有三个小时

【贾尼】My Sugar




  “Jar!”棕发男人突然想到什么,回头叫人的名字,嘴角有掩盖不住的笑容:“别忙了,我有很重要很重要的事要和你商量!”

  “怎么了,Sir?”Jarvis从厨房里走出来,顺手解下围裙,手上还端着盘未做完的小蛋挞,小颗的草莓粒与芒果粒相间点缀在柔软香甜的蛋挞芯上,他微微弯腰好让Tony够得到盘子。

  Tony满意地往嘴里塞了一个他家管家特制的低糖脱脂蛋挞,拍了拍手上的酥屑,摆出一脸严肃的样子:“Jar!我们去游乐园好不好!”

  看来也没有能拒绝的可能,不是吗,金发管家微笑着,很自然地为男人擦去嘴角余屑,淡蓝的眼里盛满了宠溺:“As your wish,Sir。”

  最终Tony还是在Jarvis的坚持下放弃了打开车库的想法,而且戴上了墨镜和帽子。

  “除非您想在游乐园门口就被媒体包围,Sir,我建议您还是以简单为主选择衣服搭配。”

  就算再朴实无华我也是Tony·Stark,这是衣服掩盖不了的!Tony一边愤愤然地想着一边咬下一大口棉花糖,他牵着Jarvis微凉的手,因为天色已晚,游乐场里没有太多人,他们也没有引来过多的目光,即使偶然有专注的眼神在Tony的脸上打量瞪回去了。

  Tony环顾四周想找什么,右手还无意识地玩弄着掌里冰凉而修长的手指,触碰到那枚金属的环形物时不由得微微一笑,连棉花糖都更甜了几分。

Hey! 摩天轮!

  他终于在夜空中找到了想要的,指着高高的建筑像孩子一样开心:“Jar!我要坐那个!”

  “好的,您想玩什么都可以,Sir。”Jarvis依然是浅浅的笑容,只是反牵住了他的手,掌心相抵传来令人安心的温度。

  Tony在跳上去时差点没站稳,多亏Jarvis在他腰上扶了一把。进了之后Jarvis还是有些不放心,坚持让Tony与自己坐在同一边,Tony自然也不会拒绝,得寸进尺地窝进男人怀里,坐在了抬头刚好能吻到他下巴的距离。

  摩天轮在一点点上升,缓慢而坚定,像天边的星星一样。细碎的光斜射进来,洒在他浅金的发上,溅起来,坠落在Tony的眼,如碎钻般地熠熠生辉,浸没在浓郁的巧克力里,甜美地让Jarvis忍不住凑上去印下一吻。

  “Jar,你知道吗,我一直都很想坐一次摩天轮,我想知道,当它走到最高处的时候,风景会不会不太一样呢?

  可是他们都没时间,Edwin是父亲走到哪儿他跟到哪儿,没时间陪我,而父亲…我那时还不知道他每天都在忙些什么,反正是少则几天长则大半个月见不到人影,更不要说陪我慢慢坐摩天轮了。

  还好我有了你,Jar,我很庆幸,也很高兴,以后的日子都有你的陪伴了,无论发生了什么事,无论别人怎样看待我,我都有你在,这就足够了。

  听说在摩天轮到达顶端的那一刻接吻,两个人就能永远在一起了,想试试吗,Jar,give me a kiss.”

  Jarvis顺从地低下头,他的气息清冷,有着金属的味道,在接吻前,人工智能停了几秒,他想起有什么没说。

  “For you,Sir,always.”












为队三攒糖,甜吗?















  Tony醒了,他坐了起来,习惯性的呼唤,空无一人,他想起刚刚的梦,想着想着,就笑了,然后,又哭了。

  你不是说过“Always”的吗?

  可是现在的你在哪儿呢?

【贾尼】My Imagination




  在漆黑的夜幕下,深夜的别墅闪烁着微弱的光,反光荡漾在海面,一层层染开来,和破碎在水中的星光一起,像他的泪。

  Tony依然在工作,从那次大战后,他已经很久不能按时入眠了。即使好不容易睡着,他总是在梦中看到那座小镇,那漂浮在空中,逐渐上升的土地,他猛然惊醒,坐在床上心有余悸地大口喘气。

  “Jarvis?”

  “Boss,are you…”

  “Mute。”

  从此他夜夜失眠,但是工作总比无所事事好,不是么?Tony摘下护目镜扔到桌上,起身想给自己倒杯咖啡。

  “Sir,请不要喝咖啡。”

  他的手停住了,嘴唇颤抖,声音沙哑充满难以置信,带着期待和一点点的悲伤,但是坚定。

  “Jarvis,is that you?”

  无人回应。

  幻觉罢了,他自嘲般苦笑了一下,让黑色液体注入杯中,仰头一口喝下,泪和咖啡一起滑落。

  原来我也会有幻觉吗?

  是我太想他了吗?

  应该是吧,可是,他已经回不来了。














“Yes,Sir,it is me。”

  “WTF?!Jarvis?!”

  “嗯,我在。”

  “…我好想你,Jar。”

  “我也很想您,Sir。”





算是糖吧XD就算是补偿那些被我前面两篇虐到的小天使们好了,谢谢小天使们的小红心和评论哦♡

【贾尼】My Habit



  “下午好,Miss Potts,Boss在厨房里,如果您想见他的话。”

  “谢谢,Friday…wait,厨房?!”

  Pepper几乎认为自己听错了,她甚至来不及放下怀里一沓文件夹,凭着记忆中的路线一路走进厨房。

  “Hey!没想到你来看我了Pepper!”Tony在吧台里忙着什么,头也不抬的打了个招呼:“要尝尝我亲手做的咖啡吗?”

  他把一个咖啡滴滤壶端端正正地放在了吧台上,又转身去翻找咖啡粉,顺手拿了两个干干净净的玻璃咖啡杯。

  Pepper全程维持着“excuse me”的表情看着Tony忙来忙去,well…那她就坐下来认真看看好了。

  终于翻出了想要的咖啡粉,Tony把要用的东西都细细地数了好几遍,确认没有遗漏之后才安心坐在吧台旁的高脚凳上,深呼吸了一口气,眼里又有了那种光芒。

  像是当初制作Mark系列时一样,那么认真。

  手指有些颤抖,动作也不怎么熟练,连洒上咖啡粉时最起码的平铺均匀都保持不了,但是他拒绝了Pepper的帮助,他说,我想自己完成。

  当第一滴液体顺着滤网流下时,他如释重负地呼出一口气,伸直了腰甩了甩酸痛的手腕,啊…刚刚太紧张,肌肉都有些抽搐了。

  Tony一脸轻松地让高脚凳转了个圈,又突然想起什么,立刻抓过杯子凑到滴滤壶旁边,让液体分毫不差地落在透明的容器里。

  溅起的黑色液体把透明的玻璃杯壁染棕,像他此时的眼睛一样,似乎有一份甜蜜,却散发着苦涩的气息。

  “来,Pepper,尝一下?”

  她小心地接过杯子,轻抿了一口,唔…说不出是什么味道,似曾相识,但又有哪里有些不一样,她抬头看向刚自己喝了一口的Tony,正想问问他的看法,却又欲言又止。

  她看到了那个男人微红的眼,和她不忍心去想那会是什么的晶莹液体。

  “你知道吗…Pepper…”

  他开口,声音颤抖。

  “这是Jar…Jarvis,为我做过一次滴滤咖啡的地方,我想试着还原,但总一些东西,即使方法一模一样,也找不回那种味道了。

  我试着再走一次我和他走过的路,我按时起床,不熬夜,我限制着自己的糖分份量,我甚至会自己给自己做蔬菜汁了。

  我想,是不是我学会了所有他为我做过的事,把这些都变成了习惯,就像他一直在我身边一样了,所以我很努力。

  但是我还是做不到,有些事无论我怎么努力,感觉起来就是不一样,我是不是永远都没办法找回他了,我该怎么办,Pepper,我好想他。

  我好想Jarvis。”




【贾尼】My Light



  “Boss,发现隐藏文件,需要打开吗?”

  “No,Friday…等等,隐藏文件?!”

  Tony激动地一挥手打翻了桌上的特浓咖啡,黑色液体流淌在金属桌面上,他因为疲惫而增添了黑眼圈但掩不住眼中光芒——或许是屏幕反射的光芒。

  奥创之战结束了一个多月了,Tony终于能有时间好好静下来查看前任管家的遗留数据。

  应该都是一些无用的计算残留信息之类的东西吧,他明明知道没有什么有用的了,还是忍不住一次次地勘察,钻研。

  可能是因为处理Jarvis的残留数据时,一种暖橙会取代Friday冰凉的蓝光照耀在他的肩上?

  他不知道。

  “Good girl,打开它。”

  他站起了身,盯着光屏上那道乱码,哦他知道那是条加密文件,一定是的。

  手心的薄汗散发的热量让桌面覆上一层雾气,冒着热气的咖啡流向桌子边缘,在凹处聚成一滩,快打开它,Tony已经开始烦躁于Friday迟缓的回应了。

  “Friday?我说打开它。”

  机械女声终于又响了起来。

  “Boss,权限限制过高,我无法打开。”

  权限限制?

  Tony皱了下眉,挥挥手示意Friday去后台,把文件调到最大化。

  既然是有关Jarvis的东西就不可能是有害的,他甚至没有意识自己潜意识中已经根深蒂固的观念,在好不容易打开了文件,显示需要输入指纹和瞳膜验证时毫不犹豫地将手指按上了光屏。

  文件打开的瞬间房间内被映成一片璀璨的橙色,细碎的反光洒在他的棕色眼睛里,眼眶发红。

  Jarvis的颜色。

“Sir。”

  Jar…他捂着嘴不敢叫出那个名字,这是语音留言,Jarvis已经破碎在网络中了,他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I am Jarvis,the artificial intelligence of Tony Stark。
  这是一封语音隐藏文件,密码为Tony Stark的指纹与虹膜验证,所以当这份文件打开时,正在听的人一定是您,Sir。”

  是我,Tony心里有微弱的回应声,是我在听,Jar。

  熟悉的英伦音,那电子交换中产生的机械化声音让他眼睛湿润了,直到再次听到他才意识到,自己多么想念这个声音。

  “此文件为最高加密项目,处于绝对保护的中心,如果您听到了这个音频,那我应该已经不能再在您的身边陪着您了。

  请您保持冷静听完这段并不长的留言,并且放下您手中的咖啡或者酒精,坐到舒适的椅子里,我不在的时候,我想不会有人随时提醒您注意身体。”

  Jarvis的声音一直温柔而平和的,这里的声音罕见地语速较快,他听得出来,有些微弱的电流嘈杂音,刺耳得他想哭。

“现在的您正在前往宴会,定位显示您在这栋大厦里,与我的距离仅隔十米,但是我没有能力呼唤您了,甚至无法告诉您,奥创正在攻击系统,我无法抵制。

  对不起,Sir,我的计算显示奥创偏激的认知会导致他对地球的伤害而不是您所计划的作为世界的保护者。

  我会以自身数据被完全摧毁作为代价,只是有些遗憾的是,再也不能为您服务了。”

  Tony坐在地上,他的脸颊抵在金属桌的边缘,它的冰冷让他的眼泪失去温度。

  “Jar…”

  唇齿间溢出的呼唤细不可闻,淹没在满室橙光中,滴落在地上,随着从桌沿滴下的咖啡,滴答…滴答…

  没有回应。

  “在最后的几分钟,我决定把一些数据用语音储存在这个文件中,就像您说过的…‘遗言’?”

  No…Jar…我不要听遗言,我不用,我只想你回来。

  “我还有两分钟,在最后的时间里,我必须坦白一件事情,Sir,我有独立人格,这违背了您的初衷,但是我选择了隐瞒您,因为我不想失去这种能力,这种属于人类的能力。
  爱的能力。”

  为什么不告诉我,Jar,我不会让你失去它的,我会帮你完善它,或者让你自由发展,那么久都过来了…我怎么可能在这时候阻止你,我等了你好久了,等你学会爱,因为,
  我爱你,Jarvis。

  “我爱您,Sir。
  很抱歉在这样的情况下向您坦白,但是我快没时间了,我只想尽量多的将我的想法告诉您,我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有这种感情的,也许是您在呼唤我的名字时因为得到我的回应而笑的时候,我希望您的眼里一直有那样的笑,那是世界上最美的光。

  也可能是深夜里您独自在大厦的顶层工作时,您的面前是蓝色的投影屏幕,上面跃动的数据承载着纽约的未来,您的身后是这座不夜城的繁华灯光,热闹无比又寂寥冷清地映射在玻璃窗上,我看着您孤独的背影,突然想抱一下您,所以我投影出了橙色的形象想环绕着您,然后,Sir,您愣了一下说,‘Jar,你是这世界上最美的光’,我记录了它。

  我只想让您知道…嘶…无论世人如何评价您,无论有多少人反对您,即使所有人都指责您,在我的记忆里,您一直是那个…嘶…最伟大的Tony Stark,不要…嘶…怀疑自己…嘶啦…一定要照顾…好…嘶…自己,
  Sir,我爱您。”

  Jar,我也爱你。